媒体:辽宁清原红河漂流因干旱停水断漂?背后另有隐情_中国政库_澎湃新闻-ThePaper


红河峡谷漂流到景区是东北三省出名的国家4A级景区,坐落于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下称清原县)红河谷国家森林公园内。规划面积4000公顷。以其原始性、刺激性、参与性、大众性等几大独特特征,被誉为“中国北方第一浪”。该景区也是东北三省夏季旅游的热门景点。


红河谷漂流的热闹场景。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小康网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红河谷漂流到在6月28日开浪。短短将近一个月时间,就连续发布通报停漂,理由均是因近期天气干旱缺水,红河谷漂流到上游水库蓄水量不足,造成景区不具备安全漂流到条件。事实真是如此吗?经过深入调查了解,该景区停漂的隐情逐渐浮出水面。


红河谷漂流到一角

旅游旺季突被停电 红河谷漂流停车浪幕后

红河谷漂流全长12.8公里,漂流到时间约2.5小时。漂流期平均4个月左右,是我国北方罕见的天然漂流场所。

景区2005年被选为“辽宁省社会信誉著名旅游景区”,2006年通过国家4A级景区验收;2007年通过ISO9000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证书,辽宁省社会信誉著名旅游景区;2008年被评为辽宁省十佳景区,辽宁省创立文明风景旅游区工作先进设备单位;2009年获得中国十大生态漂流到景区称号;2011年被命名为辽宁省现代服务业集聚区;2012年被选为第十八届亚洲旅游业金旅奖•2012十佳游客满意度风景名胜区。景区先后主办过2006年全国自然水域漂流大赛,2007年国际漂流到大赛等。


红河谷漂流已沦为东北三省避暑胜地旅游的方式之一。


上述利好消息让红河公司总经理杨德全高兴之余又倍感心酸。

“在红河公司员工共同努力下,自6月28日开漂以来,客流量逐日增多,特别是7月18日,接待游客近8000人,已接近常态化水平。在稳中向好的当下,因上游水库暂停供水,造成景区停漂,万般无奈之下,现在到了求助无门的境地。”杨德全说道。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上游后楼水库管理所此前向法院控告红河公司,中止此前其与红河公司签定的供水合约,拒绝红河公司按照合同偿还所欠水费。法院判决不中止供水合同、红河公司偿还债务后楼水库水费280万元。因县政府欠红河公司代其消除安全隐患建设配套基础设施垫资款4000余万元,造成红河公司无力立即支付判决确认的水费,导致后楼水库至今没能向红河漂流到景区供水。

杨德全回应,2020年7月14日,红河公司向县委、县政府提交《关于请求协调后楼水库保障漂流到运营用水的请示》,尽管县委和县政府领导对此高度重视,但也未能解决上游水库给红河漂流景区供水问题。如果此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将带给的后果:白河漂流不得不在旅游高峰期停车浪,不仅造成游客逗留事件,影响红河公司的品牌、信誉,而且也会给全县特别是倚赖白河漂流项目的相关产业发展造成断崖式下降,沿线农民就业创业、脱贫致富、乡村振兴将受到显然影响。同时,红河公司数百名债权人的权益也将无法保证。“我们已恳请市领导协商清原县委、县政府尽快解决白河漂流用水问题,确保红河漂流燃眉之须要。并明确提出了两个方案。”

方案一:红河公司先偿还后楼水库水费20万元,县政府垫资20万元,缴纳后楼水库水费,红河公司作出余款还款计划,后楼水库保证2020年红河漂流景区用水。方案二:之后按照2016年12月29日红河公司《关于解决2016年度红河漂流项目水库用水资金问题的批示》及县领导批示执行。即县政府领导批示同意,县政府先垫资40万元,待县政府明确意见后,从红河公司应收县政府欠款项目中扣减。

但上述方案提交给县政府后,至今没得到官方恢复。

一个事实是,2003年清原县政府与红河公司签订的《研发协议》誓约,县政府负责管理水库建设。虽然县政府是漂流到供水的责任主体,但是中国铁路对外服务北京公司总经理马文远(红河公司大股东)对于红河公司缴纳水费一事,提出在经济运作上,尽量不要给县里增添新麻烦,在经济能缴纳的情况下,要从大局出发多做些贡献。按照这一原则,红河公司2004-2007年累计支付后楼水库50万元。由于游客、车辆逐年倍增,南天门水库蓄水能力无法满足漂流用水。


进浪以来,每天来自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

水库要缴“过路费”, 谁应该为“水”买单?

漂流到旅游全靠水,没水企业只能干瞪眼。

按常规清原县政府开发旅游,应该保障企业足量用水。

来自清原县政府的会议纪要表明,2008年3月28日,时任代县长金辉主持开会县政府常务会议确认:“由副县长杨军负责,县水务局等涉及部门因应,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漂流到期间正常供水”。

2008年3月31日,红河公司与后楼水库签订协议,并支付水库40万元。2009年7月9日,红河公司与后楼水库签订协议,约定后楼水库每年向红河漂流供水,红河公司每年向后楼水库交纳水费35万元。2009年景区招待游客61万人,经济效益较好,后楼水库拒绝增加水费,当年10月,红河公司又与后楼水库签订一份增加5万元水费的补充《供水服务协议》。2009年红河公司缴纳水费41万元。

2010年7月31日,清原县突遭暴雨,因不受县政府委托的由水电六局施工的漂流到景区上游后楼水库除险加固工程未按照合同誓约在2010年汛期前完工,在红河公司没收到任何相关部门的汛情通知的情况下,当日早6点30分,后楼水库扒开围堰排洪,导致景区遭遇“7.31”洪灾,被迫歇业,当年损失3037万元,因此红河公司没缴纳当年水费。

“红河漂流没为了自身利益,而控告县政府和后楼水库赔偿景区经济损失,因为考虑到控告不会对涉及县领导和后楼水库追究责任。在企业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为顾全大局,2011年,红河公司还是缴纳了后楼水库35万元。”杨德全说道。

2012年1月5日,清原县财政局向县政府呈交了《关于后楼水库运行酬劳的审核意见》“经审查后楼水库年运营费为85.7万元,运营酬劳资金来源由漂流公司应交水费解决问题,差额按政府请示意见财政列支”。时任县长金辉7月9日批示:“同意财政局意见,每年按45万元安排”。

红河公司却无法按此文件执行:一是由于景区遭遇人为的“7.31”洪灾造成漂流河道被淹没,产品质量上升,2012年游客上升50%,亏损1614万元;二是2013年景区遭遇“8.16”特大洪灾停车浪,亏损3611万元,红河公司自身水毁完全恢复重建需要大量资金又代县政府完全恢复重建路桥;三是县政府长期欠薪红河公司代其两次避免安全隐患垫资款;四是县政府长期拖欠红河公司代其两次水毁重建设施路桥基础设施垫资款。红河公司2012-2016年没有资金缴纳后楼水库水费,2016年末水库及职工开始上访。

2016年12月29日,红河漂流公司向县政府递交了《关于解决2016年度红河漂流项目水库用水资金问题的批示》:“近日,后楼水库职工集体到白河漂流公司上访,讨要2016年度漂流运营期间用水水费40万元。公司认为用水收费理所应当。由于该项水费到底是由政府收费还是企业收费,目前还没具体说法。公司意见是先垫支承担本年度水费。待政府明确意见以后,红河漂流公司将在应收政府欠款项目中扣减。”原水务局局长杨志洲在批示上签字,主管副县长鲁国范“同意”。

2017年1月16日清原县水务局与清原县财政局签定《借款协议》誓约“由红河漂流公司获取水费欠据后县财政负责借款(40万元给水务局)、水费待政府明确意见后红河公司将在应收政府欠款项目中扣除”。上述请示内容及领导批示内容,相等于对于漂流到用水水费问题,县政府与红河公司已经达成一致意见,即先由县政府垫付,该款可在县政府欠付红河公司垫资款中抵扣。

2018年7月16日,县水务局局长宋雷元作出《关于后楼水库所需运营经费情况》明确提出解决问题措施:“一是由后楼水库向用水企业红河公司追缴水费,递送缴费通知书,已完成法律途径的前期工作,逾期不交向法院驳回诉讼。二是目前水库职工队伍情绪极不平稳,多次到县政府上访,并表示近期不能较好地解决问题,将暂停下游企业红河公司供水。为此,恳请县政府先行解决资金40万元,以维持水库管理所正常运转”。 分管副县长李勇在该情况上签署。水务局局长说,“该情况计划在县政府常务会上汇报,但最后没都会研究,领导有意见”。

2018年8月13日,后楼水库管理所向清原红河峡谷漂流到旅游有限公司呈报《通知书》“限贵公司在收到该通知书7日内,向后楼水库管理所交纳拖欠水费280万元,如逾期未遵守,后楼水库管理所将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之规定解决与贵公司所签订的供水协议。”

杨德全表示,从2017年开始,县政府不偿还债务红河公司垫资款,红河公司没有资金向后楼水库买水。2019年7月26日,红河公司向县委书记汇报,县委书记顾全大局协调抽。但是抽一事从请示到继续执行拖延时间过长,造成7月27日中午漂流到时水没有抵达沙河子水库,造成700多名游客滞留景区,造成300余名漂流到游客途中断水。红河公司为了增大事件影响,给与游客三倍赔偿金,损失严重。即便如此,游客仍在抖音平台公布了漂流到负面信息,给红河客源市场和品牌导致恶劣影响。此后,县委书记亲自到红河上游水库现场理解情况,并拒绝水务局不断供水,保障漂流到。景区当年再没再次发生断水事件,成功运营。

杨德全表示,2019年清原县县长吴振宇夺权了3年前其担任县长期间副县长、水务局局长与红河公司三方达成协议的水费解决方案,不再垫付水费,而是要求后楼水库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后楼水库明确提出没有诉讼费用,吴振宇表示,可以给县政府打报告,马上拨款。县政府经费做到后,2019年6月17日,后楼水库管理所向清原县人民法院控告红河公司,要求红河公司保险费漂流用水水费315万元。一审、二审法院裁决红河公司支付后楼水库水费280万元。因红河公司没有资金支付该水费,法院于2020年3月4日失效了红河公司账户,导致红河景区2020年开业后自驾票无法在微信公众平台、美团等10余家OTA平台上线销售,销售渠道受阻致客量减少。”杨德全称。


停漂后,红河谷漂流一篇空寂。

巨额欠款久拖不还,停水折断漂路在何方?

一条富民漂流到,何以坎坷不断?

2020年6月11日,清原县副县长李勇主持召开红河漂流漂前协调会,研究开漂前必须解决问题的问题。红河公司提出后楼水库起诉及运营期间用水的问题,李勇明确提出“该抽放水,欠账再说欠账,这是两件事,在正常情况下确保景区运营”。

景区于6月28日开浪,客流量逐日减少。由于天气干旱缺水,自然流域水量无法满足漂流用水,为了2020年第一个客流高峰日能成功开浪,7月14日开始,红河公司向县政府汇报漂流用水一事没有结果。7月15日,红河公司又向县委书记黄恒标汇报,黄恒标书记当天到景区了解情况,并决定副县长李勇和水务局宽宋雷元及原后楼水库管理所所长到景区共同研究解决方案。

红河公司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提出用即将做到的专项资金先偿还债务后楼水库20万元,余款分期缴纳的方案。但后楼水库拒绝接受此方案,李勇提出向县长请示县政府先拨付或先借款20万元,无论如何不应保障漂流到用水。但因吴振宇县长对此没态度,所以后楼水库暂停供水,造成红河景区在漂流高峰期停漂。

杨德全说道,停漂给慕名而来的游客带来诸多不便和经济损失,对红河公司的品牌、信誉造成恶劣影响,也使得沿线农家乐、山庄、百姓漂流用品地摊、商店歇业,创业、从业的农民失业,脱贫致富、乡村振兴将受到显然影响。“现在清原县政府的作法是典型的新官只顾旧账和毁坏营商环境不道德。”

难道真是像杨德全所说的,现任县政府领导“新官不理旧账”?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红河公司和政府合作多年,前两届县政府领导对红河公司代其垫资项目及金额多次不予认定。10年间,清原县换回了4任县委书记、3任县长、5任分管副县长,本不应由县级政府完成的一系列公共配套设施,在红河垫资已完成后却成了一本无人认领的账单。

2011年县政府五个部门对2008-2011年应由县政府投资建设项目联审并开具结果;2013年新任县委书记、县长及相关部门召开的红河专题调研会上确定,通过审计解决县政府不出红河公司垫资款事宜。

2014年县政府委托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对2010-2013年牵涉到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等情况审核,并构成《专项审计报告》提出“借入县政府各类款项4129.6万元”。县审计局依据《专项审计报告》、合同、旅游法、省市县领导批示及文件作出“涉及政府投资建设项目9项,总额8298.6万元,政府以借款方式偿还4129.6万元,尚欠4169万元”的审计结果及“建议政府做出欠款资金还款计划、分期缴纳”的审核建议,上述审计结果及审计建议经县政府六届十六次县长办公会审查会通过后,县审计局《关于红河漂流公司专项审计报告中涉及政府欠款的事项情况汇报》,县政府常务副县长陆波在该《汇报》上签字。

杨德全说:“2016年吴振宇被任命为清原县县长,推翻前两届县委、县政府作出构成会议纪要的各种会议确定的事项;夺权2010年领导批示消除红河景区安全隐患相关问题的若干决定;夺权2011年经县政府安排‘五单位’联审确认的结果;夺权2014年县政府六届十六次县长办公会审查会通过的县审计局做出的审计结果。”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多次致电清原县县长吴振宇,但对方始终无人电话。

“市场主体是经济的力量载体,保市场主体就是保社会生产力。”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人开会企业家座谈会时强调说,要千方百计把市场主体维护好,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特别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光明磊落同企业恋情,理解企业家所思所想、所困所惑,涉企政策制定要多听得企业家意见和建议,同时要坚决避免权钱交易、商业行贿等问题损害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起到,更好发挥政府起到。政府是市场规则的制定者,也是市场公平的维护者,要更多提供优质公共服务。要反对企业家心无旁骛、长远打算,以恒心筹办恒业,扎根中国市场,耕耘中国市场。

不受疫情影响尚是天灾,忽然停电对清原县旅游产业龙头红河公司及沿线数千家涉及商户,以及上万名清原农民收入都造成了极大影响。

“清原县政府个别领导背离了党中央对民营企业政策精神,与党中央的‘六稳’、‘六保’方针政策唱反调,对多年经营起来的 ‘北方第一浪’、拉动县域经济引擎的旅游龙头企业,不爱护不反对不服务,还以县政府的名义进行诉讼,侵犯了企业及数百名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造成了依赖白河漂流项目的相关产业难以为继,沿线农民就业创业、脱贫致富、乡村振兴受到显然影响的极其严重后果。期望有关领导能认清发生的问题,还公司一个公平公正经营环境。”杨德全无奈地说。

(原标题为《 旅游复苏刚启动 红河漂流突被停电断浪》)

(本文来自新华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求iTunes“新华新闻”APP)

炎炎夏日刚至,北方近期持续高温。如何童年这夏季时光?除了冷饮、西瓜、空调三大消暑法宝,还有什么能给我们带给龙山酷爽呢?非漂流莫科了。龙山的水花飞溅在身上,瞬间就驱走了炎热气息。再烦躁再闷热的夏天,也能在刺激漂流到之后清新下来。红河峡谷漂流到景区是东北三省出名的国家4A级景区,坐落于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下称清原县)红河谷国家森林公园内。规划面积4000公顷。以其原始性、刺激性、参与性、大众性等几大独特特征,被誉为“中国北方第一漂”。该景区也是东北三省夏季旅游的热门景点。正是游客爆满的季节,近期,辽宁清原红河峡谷漂流旅游有限公司(下称红河公司)却持续在其官网发布停车浪通知:因近期天气干旱缺水,红河谷漂流到上游水库蓄水量不足,造成景区不具备安全漂流到条件,鉴于上述实际情况,景区要求2020年7月17日停浪一天,给您造成不便,我们深表歉意。紧接着7月19日继续发布通知停漂一天,7月20日继续发布停车浪通报。《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红河谷漂流在6月28日开漂。短短将近一个月时间,就倒数公布通报停浪,理由均是因近期天气干旱缺水,红河谷漂流上游水库蓄水量不足,导致景区不具备安全漂流到条件。事实真是如此吗?经过深入调查了解,该景区停车浪的隐情逐渐浮出水面。红河谷漂流到全长12.8公里,漂流时间约2.5小时。漂流到期可达4个月左右,是我国北方少见的天然漂流到场所。景区2005年被选为“辽宁省社会信誉知名旅游景区”,2006年通过国家4A级景区验收;2007年通过ISO9000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证书,辽宁省社会信誉著名旅游景区;2008年被选为辽宁省十佳景区,辽宁省创建文明风景旅游区工作先进设备单位;2009年取得中国十大生态漂流景区称号;2011年被命名为辽宁省现代服务业集聚区;2012年被评为第十八届亚洲旅游业金旅奖•2012十佳游客满意度风景名胜区。景区先后主办过2006年全国自然水域漂流到大赛,2007年国际漂流到大赛等。受到疫情的影响,旅游业也遭受了相当严重的冲击,如今疫情逐渐缓和,近期文旅部发布的完全恢复跨省旅游团队攀上了热搜。文旅部公布通知强调,旅游景区要之后贯彻落实“限量、购票、错峰 ”拒绝,招待游客量由不得多达最大承载量的 30% 调至 50%。在严苛实施各项防控措施的前提下,采行购票、限流等方式,开放旅游景区室内场所。上述受到影响消息让红河公司总经理杨德全高兴之余又倍感心酸。“在红河公司员工共同努力下,自6月28日进浪以来,客流量逐日增多,特别是7月18日,接待游客近8000人,已相似常态化水平。在稳中向好的当下,因上游水库停止供水,导致景区停漂,万般无奈之下,现在到了求助无门的境地。”杨德全说。杨德全回应,2020年7月14日,红河公司向县委、县政府提交《关于请求协调后楼水库确保漂流到运营用水的批示》,尽管县委和县政府领导对此高度重视,但也没能解决上游水库给红河漂流景区供水问题。如果此问题无法获得解决问题,将带给的后果:白河漂流不得不在旅游高峰期停车漂,不仅导致游客逗留事件,影响红河公司的品牌、信誉,而且也会给全县特别是依赖白河漂流项目的涉及产业发展造成断崖式上升,沿线农民就业创业、脱贫致富、乡村大力发展将受到显然影响。同时,红河公司数百名债权人的权益也将无法确保。“我们已请市领导协商清原县委、县政府尽快解决问题白河漂流用水问题,保证白河漂流燃眉之需。并提出了两个方案。”方案一:红河公司先偿还后楼水库水费20万元,县政府垫资20万元,支付后楼水库水费,红河公司做出余款还款计划,后楼水库确保2020年红河漂流景区用水。方案二:之后按照2016年12月29日红河公司《关于解决2016年度红河漂流项目水库用水资金问题的批示》及县领导批示继续执行。即县政府领导批示同意,县政府先垫资40万元,待县政府明确意见后,从红河公司贴现县政府欠款项目中扣减。但上述方案提交给县政府后,至今没获得官方回复。一个事实是,2003年清原县政府与红河公司签定的《开发协议》约定,县政府负责水库建设。虽然县政府是漂流供水的责任主体,但是中国铁路对外服务北京公司总经理马文远(红河公司大股东)对于红河公司支付水费一事,明确提出在经济运作上,尽量不要给县里增添新麻烦,在经济能缴纳的情况下,要从大局抵达多做到些贡献。按照这一原则,红河公司2004-2007年总计缴纳后楼水库50万元。由于游客、车辆逐年倍增,南天门水库蓄水能力无法满足漂流用水。漂流旅游全靠水,没水企业只能干瞪眼。按常规清原县政府研发旅游,应该保障企业足量用水。来自清原县政府的会议纪要表明,2008年3月28日,时任代县长金辉主持人开会县政府常务会议确认:“由副县长杨军负责管理,县水务局等相关部门配合,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漂流期间正常供水”。2008年3月31日,红河公司与后楼水库签订协议,并支付水库40万元。2009年7月9日,红河公司与后楼水库签订协议,约定后楼水库每年向红河漂流到供水,红河公司每年向后楼水库交纳水费35万元。2009年景区接待游客61万人,经济效益较好,后楼水库要求减少水费,当年10月,红河公司又与后楼水库签定一份减少5万元水费的补足《供水服务协议》。2009年红河公司支付水费41万元。2010年7月31日,清原县突遭暴雨,因不受县政府委托的由水电六局施工的漂流到景区上游后楼水库除险加固工程未按照合同誓约在2010年汛期前完工,在红河公司没有收到任何相关部门的汛情通知的情况下,当日早6点30分,后楼水库扒开围堰排洪,导致景区遭遇“7.31”洪灾,被迫停业,当年损失3037万元,因此红河公司没缴纳当年水费。“白河漂流没有为了自身利益,而起诉县政府和后楼水库赔偿景区经济损失,因为考虑到控告会对涉及县领导和后楼水库追究责任。在企业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为顾全大局,2011年,红河公司还是缴纳了后楼水库35万元。”杨德全说道。2012年1月5日,清原县财政局向县政府递交了《关于后楼水库运行酬劳的审核意见》“经审核后楼水库年运行费为85.7万元,运营酬劳资金来源由漂流到公司应交水费解决问题,差额按政府请示意见财政列支”。时任县长金辉7月9日请示:“同意财政局意见,每年按45万元安排”。红河公司却无法按此文件执行:一是由于景区遭遇人为的“7.31”洪灾造成漂流到河道被冲毁,产品质量下降,2012年游客下降50%,亏损1614万元;二是2013年景区遭遇“8.16”特大洪灾停车浪,亏损3611万元,红河公司自身水毁完全恢复修复需要大量资金又代县政府恢复重建路桥;三是县政府长期拖欠红河公司代其两次消除安全隐患垫资款;四是县政府长期欠薪红河公司代其两次水毁重建设施路桥基础设施垫资款。红河公司2012-2016年没有资金支付后楼水库水费,2016年末水库及职工开始上访。2016年12月29日,白河漂流公司向县政府递交了《关于解决问题2016年度红河漂流项目水库用水资金问题的请示》:“近日,后楼水库职工集体到红河漂流公司信访,讨要2016年度漂流到运营期间用水水费40万元。公司指出用水付费理所应当。由于该项水费到底是由政府付费还是企业收费,目前还没具体说法。公司意见是先垫支承担本年度水费。待政府明确意见以后,红河漂流公司将在贴现政府欠款项目中扣除。”原水务局局长杨志洲在请示上签字,主管副县长鲁国范“同意”。2017年1月16日清原县水务局与清原县财政局签订《借款协议》约定“由红河漂流公司获取水费欠据后县财政负责借款(40万元给水务局)、水费待政府具体意见后红河公司将在贴现政府欠款项目中扣除”。上述批示内容及领导批示内容,相等于对于漂流用水水费问题,县政府与红河公司已经达成协议一致意见,即先由县政府拨付,该款可在县政府欠付红河公司垫资款中抵扣。2018年7月16日,县水务局局长宋雷元作出《关于后楼水库所须要运营经费情况》提出解决问题措施:“一是由后楼水库向用水企业红河公司追缴水费,递送缴费通知书,完成法律途径的前期工作,逾期不交向法院驳回诉讼。二是目前水库职工队伍情绪极不稳定,多次到县政府上访,并回应近期无法较好地解决问题,将暂停下游企业红河公司供水。为此,请县政府先行解决资金40万元,以保持水库管理所正常运转”。 分管副县长李勇在该情况上签字。水务局局长说,“该情况计划在县政府常务会上汇报,但最后没都会研究,领导有意见”。2018年8月13日,后楼水库管理所向清原红河峡谷漂流旅游有限公司送交《通知书》“限喜公司在收到该通知书7日内,向后楼水库管理所交纳拖欠水费280万元,如逾期未遵守,后楼水库管理所将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之规定解决与贵公司所签订的供水协议。”杨德全回应,从2017年开始,县政府不偿还红河公司垫资款,红河公司没资金向后楼水库买水。2019年7月26日,红河公司向县委书记汇报,县委书记顾全大局协调放水。但是放水一事从请示到执行拖延时间过长,导致7月27日中午漂流到时水没抵达沙河子水库,导致700多名游客滞留景区,导致300余名漂流游客途中断水。红河公司为了增大事件影响,给与游客三倍赔偿金,损失严重。即便如此,游客仍在响音平台发布了漂流负面信息,给红河客源市场和品牌导致恶劣影响。此后,县委书记亲自到红河上游水库现场理解情况,并拒绝水务局不断供水,确保漂流。景区当年再没发生断水事件,成功运营。杨德全表示,2019年清原县县长吴振宇夺权了3年前其兼任县长期间副县长、水务局局长与红河公司三方达成的水费解决方案,不再垫付水费,而是要求后楼水库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后楼水库提出没有诉讼费用,吴振宇表示,可以给县政府打报告,马上拨款。县政府拨款到位后,2019年6月17日,后楼水库管理所向清原县人民法院起诉红河公司,拒绝红河公司给付漂流用水水费315万元。一审、二审法院裁决红河公司缴纳后楼水库水费280万元。因红河公司没资金支付该水费,法院于2020年3月4日失效了红河公司账户,导致红河景区2020年开业后自驾票无法在微信公众平台、美团等10余家OTA平台上线销售,销售渠道受阻致客量减少。”杨德全称。一条富民漂流,何以坎坷不断?2020年6月11日,清原县副县长李勇主持召开红河漂流漂前协调会,研究开漂前必须解决的问题。红河公司明确提出后楼水库控告及运营期间用水的问题,李勇提出“该抽放水,欠账再说欠账,这是两件事,在正常情况下确保景区运营”。景区于6月28日进浪,客流量逐日增加。由于天气旱季缺水,自然流域水量无法满足漂流到用水,为了2020年第一个客流高峰日能顺利进漂,7月14日开始,红河公司向县政府汇报漂流用水一事没结果。7月15日,红河公司又向县委书记黄恒标汇报,黄恒标书记当天到景区了解情况,并决定副县长李勇和水务局长宋雷元及原后楼水库管理所所长到景区共同研究解决方案。红河公司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明确提出用即将到位的专项资金先偿还后楼水库20万元,余款分期支付的方案。但后楼水库拒绝此方案,李勇明确提出向县长请示县政府先拨给或先借款20万元,无论如何不应保障漂流用水。但因吴振宇县长对此没有态度,所以后楼水库暂停供水,导致红河景区在漂流高峰期停车浪。杨德全说道,停车漂给慕名而来的游客带来诸多不便和经济损失,对红河公司的品牌、信誉导致恶劣影响,也使得沿线农家乐、山庄、百姓漂流到用品地摊、商店歇业,创业、从业的农民失业,脱贫致富、乡村振兴将受到显然影响。“现在清原县政府的作法是典型的新官只顾旧账和毁坏营商环境行为。”难道真是像杨德全所说的,现任县政府领导“新的官不理旧账”?《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红河公司和政府合作多年,前两届县政府领导对红河公司代其垫资项目及金额多次予以认定。2011年县政府五个部门对2008-2011年不应由县政府投资建设项目联审并出具结果;2013年新任县委书记、县长及涉及部门开会的红河专题调研会上确定,通过审计解决问题县政府欠红河公司垫资款事宜。2014年县政府委托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对2010-2013年涉及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等情况审核,并形成《专项审计报告》明确提出“买入县政府各类款项4129.6万元”。县审计局依据《专项审计报告》、合约、旅游法、省市县领导批示及文件作出“牵涉到政府投资建设项目9项,总额8298.6万元,政府以借款方式偿还4129.6万元,尚不出4169万元”的审核结果及“建议政府作出欠款资金还款计划、分期缴纳”的审核建议,上述审计结果及审计建议经县政府六届十六次县长办公会审议通过后,县审计局《关于白河漂流公司专项审计报告中涉及政府欠款的事项情况汇报》,县政府常务副县长陆波在该《汇报》上签字。杨德全说:“2016年吴振宇被任命为清原县县长,夺权前两届县委、县政府做出构成会议纪要的各种会议确定的事项;推翻2010年领导批示避免红河景区安全隐患相关问题的若干决定;推翻2011年经县政府决定‘五单位’联审证实的结果;夺权2014年县政府六届十六次县长办公会审查会通过的县审计局作出的审核结果。”《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多次致电清原县县长吴振宇,但对方始终无人接听。“市场主体是经济的力量载体,保市场主体就是健社会生产力。”7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开会企业家座谈会时强调说道,要千方百计把市场主体维护好,为经济发展积蓄基本力量。特别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光明磊落同企业交往,了解企业家所思所想要、所困所惑,涉企政策制定要多听得企业家意见和建议,同时要坚决避免权钱交易、商业贿赂等问题伤害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充分发挥政府起到。政府是市场规则的制定者,也是市场公平的维护者,要更多获取优质公共服务。要反对企业家心无旁骛、长远打算,以恒心办恒业,扎根中国市场,耕耘中国市场。不受疫情影响尚是天灾,忽然停电对清原县旅游产业龙头红河公司及沿线数千家涉及商户,以及上万名清原农民收入都造成了巨大影响。“清原县政府个别领导背离了党中央对民营企业政策精神,与党中央的‘六大位’、‘六保’方针政策唱反调,对多年经营起来的 ‘北方第一浪’、拉动县域经济引擎的旅游龙头企业,不珍惜不反对不服务,还以县政府的名义展开诉讼,侵害了企业及数百名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造成了倚赖红河漂流项目的涉及产业难以为继,沿线农民低收入创业、脱贫致富、乡村大力发展受到显然影响的极其严重后果。期望有关领导能正视发生的问题,还公司一个公平公正经营环境。”杨德全无奈地说道。(原标题为《 旅游衰退刚启动 白河漂流突被停水断浪》)


食亨外卖代运营 食亨 食亨 食亨外卖代运营